Codeimg poimg 91cc Sdms robbs vping xinwen bbs2014 wowo3d hubeisitong ce4s 2014
您所在位置:
信息阅读
非遗传承:燕窝岭上“被窝戏”
来源:光明日报时间:2017-8-22 17:12:53

小小木偶在艺人的手掌上演绎出精彩戏剧

刘永安在狭窄空间扮演所有的角色

两脚控制着锣和钹

整个舞台一肩挑

古朴简单的道具

观众看得入了迷

  我还是细伢子时就爱看戏。那些年,只有去看一种叫“被窝戏”的戏,才不用进场子,也没人向我们细伢子讨戏钱,最多是看得来劲了,我赶快跑到家里偷偷挖出半升米送给唱戏人。农闲的季节,常有从宝庆南路来唱“被窝戏”的艺人,挑着一副戏担,悠哉游哉走村串寨,随意找个禾坪或在田头、街边,把担子朝地上一放,抽出扁担往特制的木板凳正中的孔里一插,再在上面支四根小竹棍,用床被单把四周一围,顶高头就搭成了一个小小的木偶戏台子,艺人提起小锣铛铛敲响,我们细伢子都高兴得拍着手板帮他扯起喉咙喊:“唱被窝戏了!”

  看戏的人们围拢来了,艺人一低头钻进那个占地仅两尺余的布围围里,打起开台锣鼓,随后便有形形色色指头般大小的木偶人物,在敲打念唱声中先后登场,出将,入相……

  大人们看得津津有味,细伢子仰得脖子发酸。我却总是不解:唱戏的人在布围围里头,两只手要舞几个木脑壳人,又唱、又讲、又骂、又笑,要行来走去,要跳上跳下,要骑马、翻筋斗,要操棍棒打架,要敲锣、打鼓、使钹,还要吹唢呐。一个人在那里头唱一台戏,难道他有三头六臂?

  一晃几十个年头逝去,再也没有看到过曾深深印记在儿时心中那最最神秘的“被窝戏”。后来我了解到,“被窝戏”老艺人的聚居地,就在湖南省邵阳县南部一个叫“燕窝岭”的偏僻小山村。于是我选了个暖日融融的好天气约了朋友前往燕窝岭。这是一个以土砖造屋而拼成的不足百户人家的古老村落。在一位老者的指引下,我们径直来到艺人刘永安家,和他谈起了他家祖辈相传的“被窝戏”。最让刘永安骄傲的,是他的师叔——著名被窝戏艺人刘恒贵,曾在20世纪50年代初期随同国家文化代表团赴印度、缅甸等东南亚国家献艺演出,这是他们刘氏被窝戏艺人珍贵的荣誉。

  “被窝戏”也被叫作“布袋戏”或“扁担戏”,都是一人一副戏担,各个剧目中不同人物木偶出场的念、唱、做、打及生、旦、净、丑的道白,还有演出中大锣、小锣和鼓、钹的击打及鸡喇子的吹奏等,全都靠艺人独自承担,嘴巴和手脚协调并用,演绎出了一幕幕帝王将相的炎炎史事和世间的百味人生,实在是不可思议。虽说台湾也还留有布袋戏,但他们却是要几个人帮忙配合才能唱戏的。

  “嘿嘿,放下担子搭起台,锣鼓一响有人来;讨个铜钱要碗米,唱出猴王打妖怪!”刘永安一边念顺口溜,一边起身往屋里走。片刻,就把曾经跟随他走过数十个风雨春秋的那副老戏担搬了出来,一一摊开让我们看。虽然陈旧破烂不已,终究还是“满朝文武满朝臣”,样样俱全。最最让我眼亮的,却是那木偶头像的雕刻造型和绘彩,均系刘永安亲手所为。所有木偶都一袭古朴的粗陋、土俗和稚拙,可算原汁原味的民间艺术了。

  我请老刘为我们露一手,他笑道:“人老了,好多年冒唱了,牙齿也不关风了。”边说边收捡好行头,挑起就往院子中央的坪坪走去。

  他随意在邻家借来一张方桌,将那根专用板凳往桌面上一放,插上扁担,他的老伴向会英也过来帮忙,很快支好了他的人生小戏台。院子里的老少妇孺闻声赶来,抱婴孩儿的、背篮子的、扛锄头的、端着饭碗边吃边走的,把个小而高耸的戏台围在了中间。“永安好久没唱被窝戏了!”大家急不可耐。

  随着鼓点响起,一出“三打白骨精”的好戏开场了。六十来岁的艺人刘永安,虽然嗓音略带沙哑,缺了颗门牙也稍有漏风,可他的手指还是那么灵巧,手脚和嘴巴配合得那般默契,唱念做打都有板有眼、字正腔圆,我打心底里服了这位貌不惊人的燕窝岭老艺人。

  演出现场时有喝彩、时有哄笑,有人看一阵戏又品一口酒,有人竟还手舞足蹈地学着戏中木偶的招式与动态。唱戏的刘永安终又唱醉了,看戏的人都已看醉了,我似被他们拌和着,灌倒在了我那童年的渡口……(刘启后 撰文/摄影)

友情链接
非物质文化遗产推广中心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30082号 京公网安备11011202001287号
联系地址:通州宋庄镇中坝河艺术区道商苑 联系电话:010-86939889   Email: 383026750@qq.com
支持单位:银聚源商贸(北京)有限公司  北京韵奇文化教育咨询中心  道通天下文化传播(北京)有限公司